我開始記錄下這些日子不斷在我腦中浮現出的問題:「你拿幸運做什麼?」我們是一群幸福的孩子,不敢保證大家從小就過的多美滿,但至少我們並不缺乏資源,當我們擁有了那麼多的-幸運,我們又做了多少努力來不愧於我們擁有的一切呢?

映儒 | 2017美國春季 

“Walk away, feeling like you are making difference.”

心滿意足就是如此吧!一群人,熱血揮灑青春,跳著跑著迎向向陽處。但,我似乎還沒有意足。空虛空虛的,是不是還少了什麼?氣氛不對,還是心態不對?

不到一個月,和同樣的團隊從印度來到了美國,或許因為自以為熟悉,心態變的不同,輕率的無法歸零。我帶著滿出來的好奇心,只想一探究竟這到底是什麼,疑惑的可以學到什麼,不想期望太多,唯恐會太失落。唯一期許自己可以調適好心態迎接任何可能,歸零是最困難的任務。感謝我從小身邊的資源就曾未缺乏過,活動經驗、文化刺激、自我探索等等滿足的太幸福了,國中畢業後還另得機會在申請上高中後休學隻身到美國進行交換學生,當親身體驗了我們從小就開始「嚮往」的美式教育時,我卻沒那麼的滿足或愉悅,而嚴重的意識到所有教育的弊病,無論是何種方式都無法達到十全十美,被批翻的臺式填鴨教育,又或者看似美好的美式教育,都不僅僅是如此,我們看到的、沒看到的,聽說的、曾未聽說的,想像中的、曾未想像的,等等價值觀都會在往後的成長過程中被大大的衝擊、反轉好多輪。

Green Bay, Wisconsin,可以比喻為一個除了美式足球和起司以外就毫無經濟地方了吧,一個小小的城市,在那邊經歷過春夏秋冬後,對美國既陌生又熟悉,畢竟,它並非美國的全貌,只是個鄉下小鎮;所以,這次我是要來打翻我的美國人們的印象的,我對美國的高中生存著帶有看不起的自以為,我認為他們安逸且沒有太大的抱負,快樂的過著他們的生活,課業及運動即是他們的全部,對於申請大學似乎也未出現過我們印象中的那些美國常春藤名校,我深知我自己的眼界狹小,世界並非僅此我曾接觸到的那一角而已,在這次的論壇中,我期望可以拓展我不同的眼界,對於服務學習、領導、還有人們。

旅程的前半段以文化采風為主,好比UCLA大學、環球影城、機構參訪、科學及美術領域的博物館;美術館(LACMA) 是我最喜愛的,自由參觀及時間充裕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礎點,而他的確很令人驚艷,無論外觀及腹地都十分的優越,不同棟建築物各自展著不同畫風及時代背景的作品,建築物以外的地方可好比優美的市民公園,整體最享受的則是它帶給我的氣氛,輕鬆且充滿藝文氣息,對他們來說,走進美術館可媲美我們下課去圖書館讀書的習慣,而不是多年偶爾才去走走的陌生之地,從小的美術教育就由讓它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開始。

關於年會,行前真的沒有太多的了解,侷限於學長姐的介紹還有網路僅此而已,第一天就在找不到集合地點中匆匆忙忙的趕去淨灘了,行程表上只有說是服務,但具體內容的確是到現場才知道,老實說,有些失望,好想跟之前的學長姐一樣到街友中心服務,那是在台灣難以體會到的,而台灣四面環海,住在東部的我,這根本不陌生啊,為什麼要用寶貴的三天年會中大老遠跑來加州淨灘,不過也只好掩住失望,假裝很進入狀況的認真撿垃圾;的確,重點似乎並非「撿垃圾」,而是回到論壇的主題,服務學習,到底要怎麼定義這看似明瞭的四個字呢?是服務還是學習,兩者具備的話又是怎麼共存的呢?而究竟誰定義的才是標準,且我腦中早就先入為主的,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有很多自己的主觀意識了。

在淨灘活動的最後,有簡單的帶反思及團體動力遊戲,想都沒想過這是唯一的一次,後面全是個人為主,反思是每個人輪流回答:「最喜歡今天的什麼?期待工作坊什麼?現在在想什麼?」看似簡單,但確實是切中主題的問題,喜歡的期待的似乎都大同小異,是比較可以想像到的答案,但 “What’s on your mind?” 的確是我在以前的反思較少聽過的問題,大家其實除了感動之外心裡一定還是也很多疑問,懷疑、不了解、好奇等等,此時也可以了解其他人在想什麼,瞬間,好像進入狀況了,對於年會—那緊接下來的三天。

年會的進行方式像是自由選課的學習,一堂接著一堂,自由的選擇適合你且有興趣的課程參加,有時也有全體一起聽的演講;前前後後我參加了七個工作坊,每堂進行方式及主題都不太相同,講者的年紀也很有可能才國中或高中而已,題目從高中生做的社區的專題到世界人權及環境議題都有。感受到最不同的是美國高中推動服務學習的模式,從高中的低年級開始他們會一起做服務,後來是一門必修課,在課程中他們必須做出自己的專題,專題大部分緊扣著社區,「要如何將我們所居住的社區變得更好?」,有些則是對於學校的改變。

在一堂工作坊結束後,我留下來與那些講者們聊天,想要更深入的了解他們的專題,他們是四位高中女生,他們學校比較特別 (Environmental Charter HighSchool) ,學校的走向完全扣合著各種環境議題,校園中有菜園、重視園藝、推動生機飲食。"Food for Change",是他們這個專題所提出的,他們以小活動的方式讓我們了解他們的內容,例如讓我們量出常見飲料所含的砂糖重量,讓我們意識到那些看似健康的飲料的事實,而且單純用數字表示的砂糖重量都沒有比我們實際看到一盤砂糖震驚,另一個活動是兩組分別用定額在普通超市及有機超商購買食材煮出一頓四人份的餐點,活動的目的是比較出為什麼人們不選擇有機食品,及在有限金額內你重視的是營養價值還是飽足感?他們令我印象深刻的原因是他們邏輯非常多的清晰,五十分鐘下來,時間安排妥當也讓我們對他們所要傳達的理念很清楚且明確的知道他們涉及的影響力,這是許多工作坊未達到的,常常一個活動進行下來,甚至一整節過後我們仍摸不著頭緒。與年紀相同的我,不經感嘆台灣教育,在最精華的高二下學期及高三就把我們打斷一切,希望我們可以專心好好唸書,但卻未意識到其他能力的重要性,教育應該是連貫且均衡的,高三的他們則是忙著最後且最重要的畢業專題,呈現整個高中所培養的各項能力。

相別與之前的印度團隊,這次並沒有太多的睡前的反思或工作坊,但也有在會場做了小組討論與分享,不過每天還是要個人在網路記事本留下心得及紀錄;看似簡單的兩三百字卻是我花上一兩個小時絞盡腦汁的結晶,我常常笑說我對文字很吝嗇,不是精華不會寫出來。第一天開始記錄是TECO臺北駐洛杉磯經濟文化辦事處參訪後的心得,整體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但短時間內仍無法明確的感受到我所吸收的東西,所以我開始記錄下這些日子不斷在我腦中浮現出的問題—「你拿幸運做什麼?」—我們是一群幸福的孩子,不敢保證大家從小就過的多美滿,但至少,我們並不缺乏資源,因為我們都得到此次的機會來到這次的論壇,當我們擁有了那麼多的—幸運,我們又做了多少努力來不愧於我們擁有的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