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每天讀書都讀到很晚,都始終無法達到預期,連帶的也使那些活動的進行受到影響。最後,想要暫時登出生活的想法和對於冒險的嚮往,讓我送出了土耳其的報名表。

文駿  |  2019冬季土耳其

一開始會想跟著Pintree一起出走,是在一個書又讀不完的晚上,其實我每天都過著這樣類似的生活,但是我還是沒有習慣這種被規劃得十分擁擠的人生,而且同時還有很多的校外活動正在籌備,讓我即使每天讀書都讀到很晚,都始終無法達到預期,連帶的也使那些活動的進行受到影響。而在那天晚上,唯一不同的是,我在讀書的空檔時看見了一篇有關Pintree 創辦人 Vika的專訪,也深受她的幾個理念所打動。最後,想要暫時登出生活的想法和對於冒險的嚮往,讓我送出了土耳其的報名表。

在第一次見面會的時候,我們就必須選好所要負責的教案,英文不好的我想選擇團康教案來逃避英文,只是因為夥伴的堅持,最後還是選了英文。準備教案的這段時間以來,我用了比別人更多的時間來彌補自己英文的不足,更何況我們還要在小朋友英文程度的不同下,做出兩份完全不同的教案,這無疑是件非常累人的事,後來一次次的試教成果,都顯見了我們時間短少下的捉襟見肘。一直到真正教學前,我都仍然擔心自己的表現,還好小朋友在前一天的活動裡,都已經跟我們建立了一定的認識,我們才能超出預期的順利完成教案。

我是團裡面擁有最特別寄宿經驗的人,不只是擁有兩個轟家,而且第二個轟家還是主動來「認養」我的,但是兩個轟家都相同的地方,就是他們真的都是我如己出。第一個轟家是個6個人的家庭,全家除了轟媽以外都會一點英文,所以我在這個家可以說是溝通順利,尤其是18歲的哥哥,我們甚至還在下午茶時間討論台灣的教育制度呢,不過也就是大家英文都不錯,讓我反而覺得有點小壓力,因爲他們都會找我練英文啊~而第二個轟家之所以會主動認養我,是他們家的小朋友都很喜歡我,在學校的時候也都一直黏著我,因此也讓他們的爸媽知道了我並且讓我寄住了他們家,在這個轟家,因為小孩子都還是10歲左右,所以就比較偏向陪小孩玩一天的感覺,不過在相處這一天後,我們還是培養了很好的感情,完整了這次的寄宿經驗。


在這一路上經歷了許多事情,從自己徒步橫越了博斯普魯斯海峽或是到處亂跟路人打招呼甚至還認識一大堆店員,這些日常生活中絕對不會發生的事建構了整趟旅程,而其中最令人難忘的,卻是第一天的一場冒險。那緣起於我們從網路上查得的一筆資料,它說我們可以在伊斯坦堡某處的廢墟,看見整個伊斯坦堡的風景,而我們一群高中生就隨著google maps 的指引找到了那個廢墟,迎接我們的是個禿頭的老人,他先指引我們到了廢墟二樓的一間咖啡廳,那間咖啡廳看起來跟我們原先的目的地是完全不同的地方,於是我們繼續在廢墟裡迂迴尋找,再問了一些人後,才發現我們的目的地早就已經被關閉了,而那間咖啡廳是擁有最類似風景的一個地方,最後我們只好硬著頭皮進了那間詭異的咖啡廳,也在跟他們溝通的過程中有了些許差錯,但我們仍舊把那間咖啡廳的風景拍了下來,並安全的離開那裡。這些事情可能是旅行中時常會碰到的插曲,但對於初來乍到的我們還是留下深刻印象。


若把整趟旅程中專注的焦點放在「冒險」的話,我覺得這是一場非常棒的旅行;不過若從「服務」或是「文化交流」的方面來看的話,倒是少了些有力的證據,來證明這趟旅程與這些方面有所碰觸。我仍然是相當熱愛這趟旅行的,路途中的點點滴滴、與旅伴的攜手前行,都會是我回到自己人生後,繼續向前的動力,也再次讚嘆土耳其的美,她的土確實是相當黏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