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直不知道從何處講起,但在翻那時寫下的日記,心裡想著還好那些細節都有被記住,好好安放在備忘錄中,偶爾想念,還可以懷念。很多故事一句話可以說盡,卻要用一生去消化,我們何其幸運。

琦雯 |  2018青海夏季

其實,一直不知道從何處講起,但在翻那時寫下的日記,心裡想著還好那些細節都有被記住,好好安放在備忘錄中,偶爾想念,還可以懷念。

這二十二天屬於十八個人的青海之旅,不知為何我們好像沒什麼磨合期,很快就都打在一片,跟著一群很喜歡的人們,不管一起經歷的好與壞,都能很輕鬆的面對,不管是轉機、14小時的火車、臥鋪巴士、遊覽車、地鐵、高鐵、青海湖三天的包車、文樂老師的小車、叮叮車,一起分享那窗外遼闊無際的草原,被外頭的風景療癒,快門記下我們大笑的模樣,一起遍佈足跡的西安、西寧、蘭州,一起吃撐肚子的回民街,被暴雨參與的兵馬俑,被丟包差點凍死的大馬路邊、被孩子感動的熱淚,小賣部的炸物、明信片般的油菜花田,被風吹得頭疼的茶卡鹽湖,日常的歌聲環繞,那些好多好多的故事,有你們的日子,都好好記著。

那些關於文樂小孩的故事:趁時光正好,趁還能擁抱,把捨不得記得。「很多故事一句話可以說盡,卻要用一生去消化,我們何其幸運。」每一天都會被一些小事情或小孩的一句話而去想很多,從他們嘴裡說出來沒有爸爸或媽媽,輕如羽毛的樣子,但總會想著那麼小的年紀就要去被迫懂得那麼多的他們,要用多少的時間去釋懷,但卻不敢再提起,只能默默地留一個疑問在心中。

在文樂國小短短的這五天,為他們帶來的知識,或許他們趕不及吸收,或許他們有一天會想不起來,但也沒有必要強求他們要學到多少。畢竟我非常明白,傳遞知識非是我們來到文樂國小的唯一目的。更需要重視的,是我們帶給他們的。我們的使命,是讓他們對大山以外的世界多一些想像、增加他們對學習的熱忱;我們能送給他們的,是最簡單的陪伴、甚至是沒有發覺、藏在一些的相處過程之中的改變。就好比和小朋友們相處的這段日子,縱使可能就只有如雪泥鴻爪,稍縱即逝的緣分,但無形之中,我們在彼此心裡播下了種子。等待日後在日後發芽茁壯,或許將帶來莫大的改變。
回到西寧後的那個夜晚,我一邊讀小朋友們寫的小卡片,一邊想著星期四那晚,小朋友們夾淚水和歡笑交織的好一段時光。當我面對小朋友接踵而來的問題,即使在集訓期的情境模擬已經有思考過對策,實際面對時還是會有點難以啟齒,畢竟從他們身上得到的,已經遠比我所付出的多。多得非常多。不過我依舊深信,只要彼此的記憶裏頭,沒有把這段時光和它所帶來的成長封存起來,離去未必是真正的離去,而是作為另一種形式的永留。

這十七天中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發生在西寧的青旅。來自地球各個角落的旅人們駐足在同一個小地方,在牆上留下自己的故事。有的為了尋找生命的意義,辭去了工作踏上這趟旅程;有的要騎腳踏車環青海湖;有的要實現到拉薩的夢想,他們的寥寥數語和實在令人哭笑不得的插圖,滿滿地佈在每個房間和走廊的牆上。這些在他們心中或許只是一個片刻,但他們將它留了下來,對於我們來說,這些都是在路途中能鼓舞我們繼續前進的一股力量。

這些日子中,我們共同經歷許多事情,從第一次籌備時生疏的自我介紹,到後來一起設計教案、幫文樂國小的小朋友上課,抑或一起漫步在西寧、悠遊在西安。或許得到的是不同面向的收穫,然而我相信,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了成長。而這些也將是我們在往後的路上,給予我們勇氣、賦予我們力量的美麗回憶。

我必須感謝大山和他的孩子們,他們帶來了讓我們難以言喻的感動和收穫;謝謝兩位教案組員,在我面對一些瓶頸而感到倦怠時,不斷催促我練習,讓我們得以用上佳的狀況來面對孩子們;謝謝大禾,最後你終是沒能前來,但你的戲劇已經豐富了小朋友的生命;謝謝久美老師,讓我重新探究了好些事情的意義及價值;謝謝每個願意在青旅粉牆上與其他人分享故事的人,雖然我們素昧平生,也沒有見過彼此,但你們的一字一句,都是讓我們繼續熱愛生命的鼓勵。在這裏特別要感謝梁肇珉,若不是你在十個月前的那幾句話,今天的我不可能會踏上印度的土地,也不可能會有機會認識青海的孩子們,更不可能遇見PinTree的夥伴們。我還要特別感謝為PinTree努力過的每個人,或許隨著PinTree兩次的服務,我們沒能改變這個世界太多,但因為有你們每個人的付出,這兩次已能夠帶給我,連自己都無法想像的蛻變。

最後,我想我也應該向這遙漫旅途中的每一件事情致謝。正因為這些曲曲折折,我們的生命變得不再相同。若細細品味,或許這些回憶便可以被編成大夢的籃子,讓自己在籃子裏頭漸漸睡去,或許就能再次回到原本只能夢見的那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