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最後,我們十七個人就像一個個相異的圓,來自不同的家庭和生長環境,有著不同的故事和想法,在2017的夏天聚在一起,產生了連結和交集,一起做了好多好多看似平凡卻意義非凡的事,所有的回憶都是和你們共同締造。

瑞恂 |  2017青海夏季

帶著一點興奮和緊張的情緒踏上這趟未知旅程,還記得一下飛機便分組打低到住宿的地方-塔米,一上計程車Darren就用手機打字叫我跟朱凡要抓緊握把,擔心司機會飆車害怕我們受傷。

於是剛踏上這片大土地的我們對於眼前和台灣相異的景色和文化顯得稍稍生疏,就像車內那乘客和司機間的那片鐵欄,儘管彼此距離如此近卻麼也不能跨越。

隔天趕著火車前往西寧,過完安檢後行李箱的輪子就刮破剩幾乎無法拖行,當下只有傻眼跟發愣,心裡想著該如何解決時,身邊的伙伴們有些關心有些陪我一起扛那笨重行李,滿滿感動光依著嘴裡說的感謝也無法填滿內心的愧疚,於是突然想起嘉瑜在出發前說的「這趟旅程一定不會順利,但我們都會一一解決的」,就像未來幾天包車司機的延遲,文樂遇上西安交大的學生時彼此間理念的差異,在校老師在部分組的課堂中直接進入教室上課……等,許多許多的考驗,但我們都能臨場反應學著克服。

還記得從西寧前往文樂的那天,坐上了一台老舊的小巴士,經過了近17個小時的車程,到文樂時已經大約晚上11點多,幾個老師和學生在宿舍門口迎接我們,放了行李後帶著我們到餐廳吃了熱騰騰的神奇湯,便開啟我們在文樂一星期如幻影般的生活,用空白及真誠的心靈去擁抱這群孩子,互相信任和依賴,於是孩子們便願意悄悄地在耳邊說出內心的想法和意見,也願意鼓起勇氣告訴你他的故事,儘管知道這並不容易而且我也不想喚起他們不好的回憶,但總相信他們會選擇主動和我分享這些,必定對這段關係有足夠的信賴並想從中得到自我療癒,就像我願意和自已足夠信任的人分享內心話在他面前流淚那樣吧,也許我無法實質上做出什麼幫助,不過在那時刻最重要的大概也不是那些嚴肅的回答,而是默默陪伴和聆聽吧,於是摸摸他們的小臉頰,給他們深深的擁抱,雖然有淚水,但只要輕輕擦拭便消逝,悲傷的回憶也能在歲月的沖刷和一次次抽絲剝繭地檢視中得到真正的痊癒。

倒數第二次的開會中,大家聚在文樂的圖書館,提到了是否覺得值得單純為了服務而再次來到這裡,當下那氣氛和許多人回答中我選擇回答不值得,但卻一直耿耿於懷,覺得這樣不完全表達了我的意思,於是回宿舍後思考了很久,假如撇除了情感因素還值不值得呢?一開始心情極悶,因為其實在出發前自己就被問類似問題「為什麼非得要到這麼遠的地方做服務志工?台灣偏鄉也有許多需要幫助的阿!而且你確定7天的時間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嗎?」當時的我很肯定的說「即使我知道我的影響不大,說不定只有一粒米這麼小,但只要在孩子們心中置下種子,就能有發芽茁壯的機會。」然而那天晚上的我卻迷惘了,我傳訊息問了來過文樂的學長,然而他反問我「去想想~以學校校方和孩子們立場,妳覺得來支教的人真的能做到什麼?」我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想了想,想到的答案有兩個,第一是引發孩子們更多面向的興趣,增廣視野,第二則是依著孩子的差異做個別陪伴,讓他們感受到在這世界上還是有人關心著擔心著,以至於更有動力去面對困難。這答案也許有些理想化和抽象,不過目標和信念本是主觀,所以也沒有所謂對錯是吧!

整理以上的反思,我的答案現在是肯定的,值得為服務再次來到文樂,除了像信佑說的「只要覺得值得就值得,沒有所謂更值得。」還有,短期的服務志工,也許無法使我們親眼見著這所學校和孩子們的變化,不過時間拉遠,我相信一定會在細節中改變,儘管投資報酬率極低,但至少有變化,至少有個方向可以交流可以參考。

離開文樂後和久美老師一起吃了頓午餐,記得嘉瑜問了老師一個問題,關於短期志工對孩子造成的傷害以及我們所帶給他們的物質或心靈上的東西間是否能達平衡,老師肯定沉穩的回答「你們帶給孩子的東西是我們和當地老師無法取代的,而你們帶給他們的影響力和快樂也是,在未來,也許他們遇到什麼不順遂的事,他們將會想起在某個夏天,有一群大哥哥大姊姊曾說過的一句話或是給過的陪伴,那將是一幕幕充滿喜悅的快樂的回憶。」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離別本是困難,但如何好好說再見如何將這段美好回憶守護,才是我們能掌握的,學著讓這段情誼沒有遺憾,當閉上雙眼時只保留那些感動的友善的正面的互動和對談。

只有在正視自己的無知後,才能有機會擴大知識。一趟旅程中,必定有我們無法理解,甚至從未發覺的新事物新觀念,我們可以選擇被包裝矇騙,主觀認為自己比其他人都還來的瞭解這城市這文化,然而,我們也可以透過多聽多找多詢問,貼近當地,深入瞭解這城市的文化和價值,就像每次的pinshare,我們17個人對於一個議題觀察的角度和深入的方向都不盡相同,比如有一次參訪藏文化博物館的反思,大部分人從博物館的內容物說起,然而婉媜卻丟出了關於政治方面的問題,讓大家的思考又有了不同方向的延伸和討論,也許討論過程中必定有意見上的分歧,不過很感謝我們都能試著聆聽理解對方的看法,並且加入自己的想法整合出相對正確的認知,不只如此,在一件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物中丟出新觀念新想法,除了能夠刺激思考,也能讓自己對未來發生在身邊的新事件更敏感更有感的去思考和面對。

經過這近20天的文化探索、西安交大參訪以及文樂小學的支援教育,透過開放的心去觀察去深入了解身邊的文化和風俗,還記得Darren在一次工作坊所說的,他覺得我像一塊海綿,即便起初的自己已有固定的樣子,但卻仍能保有初衷的不斷吸收外來的事物,並且透過個人的理解反思後創造出新的樣貌,就像海綿吸收洗潔精和水,混和後變成肥皂水,將相異的東西融合成一樣新事物,儘管這例子簡單易懂,不過卻一直留在心中鼓勵著我,讓偶爾迷失的自己找到前方的照燈,繼續前進。

倒數一兩天待在西安的日子,我、靖琪、朱凡、明璠和Darren在市區隨意搭上公車,開啟一趟屬於我們的西安城市迷路之旅,靠著熟練的特殊語調和公車司機或是隔壁的阿姨噓寒問暖,聽聽那兒可以去,聽聽阿姨分享的故事,那剎那突然覺得心中那道早已鐵欄消失了,隔閡少了,生疏退了,大概是自己已經融入在其中了吧。

記得第一天下飛機踏上西安,只要有人講話大聲點都覺得那人怎麼這樣兇,直到自己的聲音也變得那樣爽朗大聲才知道這只是文化差異,沒有所謂好與壞,僅僅是自己的眼界是否夠廣,心胸是否夠寬能夠彼此理解認同而已。

最後最後,我們十七個人就像一個個相異的圓,來自不同的家庭和生長環境,有著不同的故事和想法,在2017的夏天聚在一起,產生了連結和交集,一起到了青海,一起體驗滑沙,一起和文樂的孩子玩,一起到小賣舖吃餃子、一塊錢的冰棒,一起在蒙古包裡玩天黑請閉眼,一起整理了圖書館,一起口渴,一起流汗,一起抬頭看著滿天星空,一起在旅舍聊天遊戲,一起去了賣場採購,一起做了好多好多看似平凡卻意義非凡的事,所有的回憶都是和你們共同締造,也許有誤解也許有短暫的不愉快,但相信我們都是能溝通能互相理解認同的,感謝命運,感謝pintree讓我們會聚在這,用二十天的汗水換來屬於我們十七個人的青春故事,希望未來這段緣分也能繼續留存,儘管每個相異的圓會持續變化,但原有的那份善良和初心並不會改變,一切的成長只會讓我們成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