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旅行的意義之一就在於,旅行能是任何你想要的樣子。就像我們每個人到這裡,都有不同的課題,沒有一定要怎麼樣,也沒有一定的答案。又認為要相信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會剛剛好。

芯羽  |  2019波蘭夏季

 

也許每一次啟程都有個目的,旅行完整了那個目的,而我為了完成那個目的在心中有了想像。對我來說旅行的意義之一就在於,我們能有不被他人評論的想像空間,旅行能是任何你想要的樣子。想像中的波蘭沒那麼舒適,充滿歷史還帶著一點傷痕,在這18天中,我眼中的波蘭卻打破了我的想像。這也是現實與想像不契合時意外的收穫,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波蘭完整了這趟旅行。

在來之前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準備好,去好好面對旅行帶來的衝擊、迎來的每次機會等,而我認為做好準備不是把自己保護到很完美不讓自己受傷,而是儘管受傷依然能有能力再站起來。

但在旅程中發現 我們很難去做好準備,但當我們準備好10分時,可能會有10分的挑戰與困難;50分時可能會有50分的快樂與知足;100分時會有100分的從容與不一樣的視野。就像我們每個人到這裡,都有不同的課題,沒有一定要怎麼樣,也沒有一定的答案。又認為要相信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會剛剛好。幫波蘭貼的標籤遠比撕下的多,體會到最深的是認同。星期天的蕭邦演唱會、哥白尼文化中心、華沙起義博物館人滿為患,被波蘭文對話包圍著。對於這些資源都能看到他們熱情參與,也認為台灣的現況與風氣完全不同。印象深刻的是華沙起義博物館不像集中營那般沈重,而是很多互動式的裝置。撇除華沙起義這件事在當地人心中的意義與地位,我相信對於一件已發生的事實,怎麼去教育與傳遞事實也很重要。

而從星期天博物館外等著免費門票長長的人龍就能感受波蘭人對此的重視。波蘭人冷漠的標籤,在一次次交流及任務包中,成了一次次例外。在沃林的維京慶典上,站在斜坡上看著幾百人在豔陽下投入在一個很假的打鬥中,更覺得支撐著活動運行的大概是最根本、最單純的一股認同。而在18天中我也多次回頭檢視自己、尋找自我認同,感受對波蘭團的認同,甚至在介紹臺灣時出現的國家認同。這些串起了這18天的點點滴滴,但最終我們明白了這些,更要知道下一步在哪裡。

從前我不擅長和小孩子相處,出發前也給自己立下要好好面對小孩的目標。其實並沒有把他們當小孩,四天很短,不知道我們在他們心中的身分是什麼? 第三天小朋友開始主動熱情地跟我們說再見,心的距離近了些。第四天打開了心房,卻已經要離別。 心中記得Dominika老師轉述她和學生所說的,我們很知足、懂得感恩、對每個人都很好,我們也想和他們合照,留下美好的回憶。當下很感動,也覺得我們的身分雖然沒有被解答,卻是被在意被記得的。旅行有時間長短限制,讓我們產生了不一樣的心態與行動。每座城市都有屬於他們的步調,搭配我們被賦予的時間,產出了不一樣的城市故事。琴斯托霍瓦與戈萊紐夫都在短短的一天中,留下很深很深的回憶。琴斯托霍瓦名字唸起來很帥、黑面聖母院增加了不少神聖的氛圍、人與人的距離很近。那天下午在公園裡看著妹妹們玩耍、餵著鴿子,心底認為那不像任何任務包的短暫相遇,沒有原因的相遇,也沒有真正道別,彼此都是過客,卻成為旅行中的美好時光之一。戈萊紐夫的午後,小小城鎮少少的人,在沙灘上曬著太陽聽著音樂,和弟弟嘗試立槳。有著臺灣沒有的悠閒、不用害怕外在眼光地曬黑、嘗試新事物的新鮮感…這些讓看似什麼都沒有的小鎮其實也什麼都足夠。

晚上在戈萊紐夫的住宿地烤肉,我說我覺得當時的我身處在一個家之中,看到很多問題卻沒去解決。也許那些都是必經的過程,至少我們是個團隊啊,我們是個家。我們一同經歷,再一起面對。也讓我知道不要因為害怕受傷,就將自己武裝起來、將心關起來,成為自己也不喜歡的自己。很謝謝這個團隊,也許我沒能去讓這個家變得更好,但身處其中我也得到很多。也因為每一個人帶來不同的元素,造就了屬於我們的家。在札可帕內爬山學習堅持,也感受到滿滿團隊感。在集中營中知道,我們可以原諒,但不能選擇遺忘。克拉克夫乘載了最日常的回憶,華沙和波茲南的回憶是彩色的,有我們跑過的足跡、有我們歡笑的回音。喜歡當想像變成現實的不真實感,喜歡我們有能力去完成並選擇去做,就算不確定也要試試看。沒有想過能走進原本想去的國家體育場,但我們一起去了。沒有想到能在雨中買到珍珠自製珍奶、沒有想到可以買到噴火龍、沒有想過能在札可帕內登頂…想做的事,因為旅行、因為夥伴,帶來的行動力,而得以實現真的很棒。

最沒想到的是這18天的樣子、這個團隊的樣子。但我明白,我們各自都好不容易才走到這裡。一起度過的這些,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不一樣的感受,在每個人筆下都有不同的詮釋。而未來不管故事的下一頁有沒有彼此,能聚在一起真的很幸運,也很珍惜。

僅管這趟旅行看到太多不喜歡的自己,可能有遺憾,可能要學習釋懷,但喜歡梁靜茹<如愛所願>裡的一段歌詞:遺憾輕描淡寫 流釋懷的淚學會自己和解 成為被幸福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