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上小學時我們一起蓋被取暖,是緣分的累積、時間的堆疊。推進了印度,再拉回了起點。去印度是個大挑戰,也充滿著畏懼。消弭不安的,是一群給予力量及安全感的旅伴。願接下來的日子,我們都能像這十四天一樣無所畏懼,繼續探索世界的未知,成為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的光。

韻琳 | 2020冬季印度

待在小學四天,看似短暫,但當下卻充實且漫長。孩子們一天比一天熱情,剛開始他們很害羞,有時傻笑後就跑走。漸漸的,我們會玩在一起,遇見我會熱情的握手,叫我的印度名字。

喜歡看見他們對鏡頭大方熱情,用觀景窗裡觀察他們,也是另一種光景。比起在課堂中教他們的知識,更重要的是下課後的陪伴。一雙手、一句問候、一個擁抱,不分年齡、不分國籍,也不分性別。因為我們沒有不一樣。教案開始前幾天,和小組討論後,決定讓小朋友寫下自己的夢想貼上夢想樹。「十一二歲是最能勇敢說出自己的夢想的年紀」我想。也許可以趁個機會,讓我們彼此也思考一些自己的未來。

當他們寫在便條紙上的時候,有些人會很害羞地低著頭寫,好像在收藏秘密;也有些人很快速地寫完,很大方地上台分享。在那時,我的心裡充滿著羨慕。對於目前的我來說,夢想很不容易被說出口。不是不知,而是害怕未知。

「妳以後想做什麼?」一個妹妹趁下課時來問我。「我現在想不到欸....那妳明天再來問我一次好了。」我支支吾吾地回答她。「妳以後想做什麼?」隔天,妹妹竟然沒有忘記。「我應該會想當一位攝影師吧,去世界很多地方拍照。」我說。

除了羨慕他們,也同時充滿內疚,也許經歷的比孩子們多,卻無法自信的說出一個簡單的夢想。「I want to be an army.」我永遠忘記不了他們抬頭挺胸地站在我身邊,肯定地說出以後想成為軍人,因為要保護國家,讓印度更強大。而他們只有十一歲。

旅行的最後,最不捨、最印象深刻的,仍然是身旁的十五位旅伴。他們讓我再次相信旅程中最美的風景,是人。認識的時候我們穿著秋裝,在山上小學時我們一起蓋被取暖,是緣分的累積、時間的堆疊。推進了印度,再拉回了起點。去印度是個大挑戰,也充滿著畏懼。消弭不安的,是一群給予力量及安全感的旅伴。願接下來的日子,我們都能像這十四天一樣無所畏懼,繼續探索世界的未知,成為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