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今日,印度之美之奇依然時時在腦中徘徊。「以誠待人」是我從中學到的一課,每個人在社會這大樹上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唯有以真誠相待,才能得到真情回饋。

皓程 | 2019夏季印度

時至今日,印度之美之奇依然時時在腦中徘徊。

清晨,看見窗外霞光萬道射穿薄霧照在德蘭薩拉山頭上的感動;中午,躺在泰姬瑪哈陵白色大理石上享受大病初癒的快感;日落,乘船漫遊恆河細細體會印度的新鮮;夜晚,走在新德里街道與人車動物爭搶路權的刺激……。後來回到台灣後仍感意猶未盡,而那一天看著手機相簿細細回憶印度大小事時,看見了那張再印度門拍的照片,心頭猛然一抽、揪了一下。

那照片的內容是個背著相機手拿相簿,正在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拍張照的年輕人。也許是因為之前的既定印象,又或許是觀光客神經特別敏感,時常認為來推銷搭訕的印度人十之八九居心不良,不是騙錢亂開價,就是賣些良莠不齊的東西。所以當我們走在印度門前時,遇到每個前來詢問是否拍照或推銷的印度人,總不甚客氣的回拒,甚至到後來仗著人多勢眾開始玩弄印度人。

那張照片中的年輕人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在我們面前,他詢問是否要與印度門合拍一張,在我們拒絕之餘,我拿起手機為他拍了一張照,然後對他說「10Rupees!」。想反過來擺他一道。至今我仍對於照片、對於他耿耿於懷,無法原諒當時狂妄自大的自己,他為了生活、為了家庭出外賺錢,但卻得遭到我的奚落還無法拿到任何回報。

我想,也許大多數印度小販真的是居心不良,不過我們似乎不用以這麼苛刻的角度看待,不論他居心不良的背後是善還是惡,我們都可以用更和善坦然的方式應對。

「以誠待人」是我從中學到的一課,人非獨居生物,社會是由人構成的,每個人在社會這大樹上扮演著不同的角色,誰也離不開誰、無法單獨存在,所以或許都唯有以真誠相待,才能得到真情回饋,進而享有溫馨和諧的社會吧。我在印度上了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