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天中我真切感受到印度的美,但更珍貴的是在旅途中所遇見的每一個人。在中華民國駐印德里代表處田大使給我們對於印度不同的想法與國際觀,讓我們感受到他對外交的熱忱以及付出,也鼓勵我們要繼續加油。

高遠 | 2016冬季印度

這趟印度之旅終究是結束了,從出發前的期待到最後幾天的不捨,我一直很享受這奇妙的旅程,或許這十幾天的探索並沒有明確的讓我找到未來的方向,但我深深相信這一切會潛移默化到心底,成為面對未來的養分。在出發到印度之前,一週一次的籌備會總讓我學到很多,不管是討論教案,抑或是世界咖啡館的經驗分享,都讓我對大學生們佩服不已。教案的部分,我與羽軒負責三天的英文課程,起先我們不知所措,絞盡腦汁還是無法完成第一個教案,但在信佑學長的帶領下,我們才一步一步做好每個細節,並且實際的操作一次,雖然在過程中碰到許多困難,但在跨過那些阻礙之後,我們能更了解自己在扮演志工這個角色的意義,也有更清楚的方向知道該如何去做。在Incredible India的日子,16位團員,我們都在印度經歷了不同的故事,好笑的、驚險的、感人的、悲傷的,每一天,我們都在此不思議的國度裡摸索,試著順應它的步調生活,微笑面對每件突發狀況以及在台灣未曾遇過的大小事。

在新德里市區的那幾天,我開始學習當個印度人,用手感受食物在指尖的溫度,品嘗各式masala香料添加的料理;不顧排隊的好品德,使盡力氣擠進每節車廂都爆滿的地鐵;面不改色的殺價,語氣兇狠、毫不留情的據理力爭被坑的錢,在最後講定價格後又開朗的互相稱彼此「friends」。這些在印度的完全生存法則,雖然早有耳聞,但在真正來到印度、遇上之後,又是一種未曾有過的經驗與挑戰。旅程中最印象深刻的日子是在Child Friendly Movment的三天生活。Basu告訴我們,志工的到來是希望能激起他們對學習的興趣,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備受照顧的,並在往後的能日子積極向學。我理解到我們根本無法在短短的幾天內教會他們什麼,但在離開那邊之後,我想我能做到的事就是,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在將來更有能力時付出更多。

在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十五天中,我真切的感受到印度的美,但令我覺得更珍貴的是在旅途中所遇見的每一個人。在中華民國駐印德里代表處,田大使給我們對於印度不同的想法與國際觀,讓我們感受到他對外交的熱忱以及付出,也鼓勵我們要繼續加油;留學印度的汪學長以及他清大的同學,他們正往夢想之路邁進,且不忘幫助別人;CFM的創辦人Basu一心一意的投入幫助孩童上學的工作中,無怨無悔的為弱勢的孩子們付出,分享他人生的點點滴滴,並鼓勵我們要相信自己的信念,築夢踏實;Mother house Shanti Dan的一位志工,她做著普通人會嫌髒、嫌辛苦的工作,一待就是四年,每天微笑著服務院方的女孩們;外貿協會的杜主任一家人,和我們分享長久生活在印度最真實的一面,帶著我們穿梭加爾各答的大街小巷。除了他們,我更珍惜的是我們一行人。在那些日子裡,大學生和兩位同行老師,包容我們的幼稚,也在每次發生小意外的時候,有條理的解決問題,照顧著我們就像家人一樣。在玩樂時帶著大夥一起瘋;在處理正事、開會的時候,變身成可靠的大人們;在進行探索活動時成為帶領我們的老師。謝謝此行的大學生們,願意為志工服務以及生涯探索播種,帶著只是高中生的我們,走向世界。

旅程中最印象深刻的日子是在Child Friendly Movment的三天生活。Basu告訴我們,志工的到來是希望能激起他們對學習的興趣,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備受照顧的,並在往後的能日子積極向學。我理解到我們根本無法在短短的幾天內教會他們什麼,但在離開那邊之後,我想我能做到的事就是,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在將來更有能力時付出更多。在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十五天中,我真切的感受到印度的美,但令我覺得更珍貴的是在旅途中所遇見的每一個人。

在中華民國駐印德里代表處,田大使給我們對於印度不同的想法與國際觀,讓我們感受到他對外交的熱忱以及付出,也鼓勵我們要繼續加油;留學印度的汪學長以及他清大的同學,他們正往夢想之路邁進,且不忘幫助別人;CFM的創辦人Basu一心一意的投入幫助孩童上學的工作中,無怨無悔的為弱勢的孩子們付出,分享他人生的點點滴滴,並鼓勵我們要相信自己的信念,築夢踏實;Mother house Shanti Dan的一位志工,她做著普通人會嫌髒、嫌辛苦的工作,一待就是四年,每天微笑著服務院方的女孩們;外貿協會的杜主任一家人,和我們分享長久生活在印度最真實的一面,帶著我們穿梭加爾各答的大街小巷。

除了他們,我更珍惜的是我們一行人。在那些日子裡,大學生和兩位同行老師,包容我們的幼稚,也在每次發生小意外的時候,有條理的解決問題,照顧著我們就像家人一樣。在玩樂時帶著大夥一起瘋;在處理正事、開會的時候,變身成可靠的大人們;在進行探索活動時成為帶領我們的老師。謝謝此行的大學生們,願意為志工服務以及生涯探索播種,帶著只是高中生的我們,走向世界。